• 新闻中心

  • bobsport网视

  • 党群工作

  • 学习园地

  • 产业产品

  • 企业文化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撷英 > 母亲

    母亲

    发布:2019-12-05 08:48来源:未知浏览:编辑:admin

       周末早晨,我带着女儿上街买菜,深秋时候正是瓜子、栗子飘香的时节。女儿是个小馋嘴,于是我们买了一些瓜子和栗子。拎着菜走到小区人工湖旁,女儿建议坐下来歇一歇,看着湖边的石椅还真觉得手有点酸了。于是我们惬意地坐在石椅上,掏出瓜子和栗子吃起来。

    迎面一位老奶奶,戴一顶深灰色毛线帽,身上的棉袄棉裤虽然臃肿但依旧掩饰不了消瘦的身材,两腿慢慢向前挪动,稍有不慎都会摔倒,身体状况已经差到了极点。唯独她的眼神是那么淡定,神情慈祥而熟悉。我注视着老奶奶投去善意的微笑,老奶奶也注意到我们,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怎么坐在这里,现在又没有太阳晒?”“我们拎菜累了,在这儿休息一会。”“哦……”我想,她一定是经常坐在这个石椅上边晒太阳边跟几个老姐妹说一些家长里短,回忆年轻时美好的时光吧。

    这里曾是一片小村庄,房前树木葱翠,屋后瓜果飘香。她应该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几十年吧?亦或她就出生在这里,是这里的土著居民?在这片土地上挥洒汗水,把儿女抚养长大?亦或……此时,我的思绪不由得飞到了母亲的身边……

    母亲出生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五十年代,经历了缺衣少食的艰难生活:一块肥肉在锅里转几圈,能看到锅底的油痕,就算是炒菜的油;大米饭是不常有的,菜叶糊糊、野菜粑粑和能照见人影的红薯粥是母亲小时候的家常便饭,偶尔能吃上一小碗鸡蛋炒饭那就是改善伙食了。母亲小时候很少有新衣服穿,大多是两个姐姐穿小了的,偶尔能穿到外祖父自己织的粗布做成的衣服,那也是在过年的时候。姨夫曾给母亲买过一双新尼龙袜,这让母亲高兴了许久,时至今日她还时常提起。

    母亲在姐妹三人中排行最小,虽然小时候生活艰难但得益于外婆的精心照料,从小体质强健,头脑灵活。与父亲结婚后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连队里的男劳力跟母亲比都稍显逊色,再加上母亲勤快为人厚道爽直,所以每年我们家的工分在队里都是最高的。母亲也很快当上了妇女队长,成为队里女社员们的榜样。随着改革开展的春风吹到我们乡村,田地分包到户,实行自给自足的联产承包模式,母亲更是没日没夜地劳作于田间地头。忙完自家的农活,母亲还主动帮助左邻右舍,邻里关系相处得十分和睦,直到现在还亲如一家人。

    母亲心灵手巧又不知疲累,白天忙完了地里的活,晚上还要在灯下为我们姐弟几人纳鞋底做新鞋,一年四季穿着母亲亲手做的千层底布鞋好看舒服又养脚,这是城里孩子都享受不到的福利呢!夏季午休的时候,全家人都躺在凉爽的风扇下尽情享受那短暂的轻松时刻。母亲却从来不休息,像是不舍得浪费一丁点儿时间似的,吃罢午饭就找出积攒的布头线脑,趴在缝纫机上为我们缝制夏天穿的裤头短衫。虽都是碎布头拼接而成,但经过母亲的巧手细心搭配,做出来的衣服样式新颖,穿在身上凉快舒适又合身,让童年的小伙伴们都艳羡坏了。冬季农闲遇到丰年手头宽裕时,母亲还会跑到十几里外的镇上买毛线回来为我们织毛衣,每次都是紧赶慢赶,赶在天气最冷的时候让我们穿上新毛衣,母亲却从来没舍得给自己织一件。

    母亲没读过书,教育子女的大道理母亲很少说,但她用极细腻的情感无声地触动着我们内心深处。记得上小学三年级时,那是个栀子花竞相开放的季节。也许是与生俱来就对栀子花情有独钟吧,那时的我到了近乎痴迷的状态。我听说同桌王晓毛家满院子都是栀子花,我的心早就抓狂得不行,苦于父母管教严厉,不能感受那满院栀子花的芳香。初夏的天气说变就变,中午上学时还晴空万里,下午放学却乌云密布、大雨如注——我没带雨伞。正发愁时,王晓毛游说我去她家:她带了雨伞我俩可以合用,到她家还能看到满院的栀子花——我竟鬼使神差地去了王晓毛家。大雨中我没能看到满树皎洁纯净的栀子花竞相绽放的模样,也没能闻到栀子花扑鼻的芬芳,只有在风雨中挣扎摇摆的残花败叶。随着天色渐晚,我才意识到,自己自作主张来王晓毛家,母亲一定急坏了!我几次想冲进雨里连夜跑回家给母亲认错,却因为担心路上不安全被王晓毛家人拦住了——那一夜,我忐忑无眠。第二天我早早地往学校赶,愧疚的心情让我内心慌乱极了。母亲一定很生气吧?我该怎么解释?就因为喜欢栀子花就可以不打招呼借宿同学家?——我无法原谅自己,我后悔极了,恨不得时光倒流……焦虑中,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学校门口四处张望,是母亲!我飞奔向母亲,眼泪像溃堤的洪水。我抱紧母亲哭着求她原谅:以后再也不喜欢栀子花了!母亲看着我,眼里噙着泪声音极严厉地告诫我:这次妈原谅你,以后不许这样!接着母亲用和缓的语气让我安心上课,不要分心。以后的日子里没人再提起这件事,我也渐渐淡忘了。止到第二年春季,一天放学回家我发现院子里新栽了好几株栀子花——是母亲种下的!我的泪水涌上眼眶,心里又多了一份对母亲的敬意。

    如今母亲渐渐老去,我们姐弟也都各自成家,跟父母聚少离多。每逢年节回家,母亲都执意要亲自下厨为我们做丰盛可口的饭菜。临走时还会准备许多土特产让我们带走,每次都装满了汽车的后备箱……

    “老妈,我们回家吧!”女儿的话打断我的思绪。我们一起拎着菜并肩往家走,我不禁在想:在女儿的心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母亲呢?

    胡公英  鑫丰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