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bobsport网视

  • 党群工作

  • 学习园地

  • 产业产品

  • 企业文化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撷英 > 【“书香三八”获奖征文】我的父亲母亲

    【“书香三八”获奖征文】我的父亲母亲

    发布:2019-12-05 11:53来源:未知浏览:编辑:admin

    当我告诉父母,我已经买好到深圳的火车票时,母亲是暴怒的,她拾起鞋子,鞋底便雨点般地砸在我的身上。她请来七大姑八大姨做我的思想工作,见我始终不为所动,她终于流着眼泪将我送上南去的列车,却至始至终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许多年里,我一直以为母亲不爱我。尽管她是村里面人人夸赞的勤快、讲道理的人,可是面对我,她似乎总是那么暴躁,鞭子和鞋底一直是她管束我的工具。

    记得小学六年级,我想要一支钢笔,当我鼓起勇气把这个念头告诉母亲时,她怒不可遏,容不得我多解释,巴掌便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委屈,我气愤,我不理解为什么每个同学都有的钢笔,对我而言,竟然那么奢侈而遥不可及,以至于当我在不久后的竞赛考试中得到第一名,老师用钢笔作为对我的奖励时,我喜极而泣却没有告诉母亲。直到那天,母亲将一支深蓝色的钢笔递到我面前,依然没有好语气地说:“给你!”我才告诉她:“我已经有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为了给我买那一支钢笔,她在农忙的间隙、在好几个烈日当头的大中午挖了半夏,才凑够了买钢笔的钱,也是在那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她得知我通过努力学习得到一支钢笔时,会哭得那么厉害。多年后,她总是说对我亏欠,也总会提起这件事。

    真正地心疼母亲,是在那一年的夏天。姥姥、阿姨总是教育母亲和我:一个女孩子,不应该在家庭那么困难的条件下继续上学。母亲不言语,而我铁了心地不妥协。那是一个下午,学校放假,我骑着自行车从几十里外的学校回到家。途经一个建筑工地,远远地,我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炎热的夏天,在炙烤着大地的烈日下,挑着石灰桶,一步一步艰难地扶梯上楼。那一刻,汗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那一刻,我瞬间明白,我的母亲,为了让我上学,付出了什么样的艰辛和汗水。然而,当我坚决地告诉她我不想上学了,当弟弟也哭着说他不上学了,要让学习比他好的我继续上学时,妈妈的鞋底又密密麻麻地砸在了我的身上。停下手,她嚎啕大哭,而我,却再也不像以前挨打时那样怪她。

    在艰难的生活中,母亲是坚强暴躁的,而父亲却一直淡然而温和。小时候,我多次听见他对他的战友说,我是他最疼爱的孩子,聪明有见解;长大后,我也经常听他对亲戚邻居讲,他对我放心,沉稳而坚强。他的认可和偏爱,给我的成长注入了许多的阳光和温暖,往往他一个赞许的眼神、一句简单的话语,便能成为我快乐的源泉、积极向上的动力。记得初中的一个时期,因为贪玩,我的月考成绩直线下降。看到成绩单,父亲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次成绩让我有点失望。”我难过得恨不得掐死自己,却在下一次的月考中考出了比以往更好的成绩。

    我爱父亲,却和许多人一样并不理解他。父亲是退伍军人,有那个时期并不多见的高中文化,一手好字在这个小镇极受推崇和赞誉。在市里当领导的战友主动要为他谋一份公职,可是他不愿意;无论是作为乡村教师的第一候选人,还是村干部的主要提名对象,他制止母亲给领导送礼,结果都失之交臂。当亲戚朋友都觉得他清高、迂腐,感到惋惜时,他却不置可否。从小,他总是教育我和弟弟凡事要心存敬畏,做人、做事要讲原则。他还告诫我们,要懂得收敛,学会忍让。我曾经一度怀疑,这是不是他为自己的“不上进”所找的借口。尤其是后来,在我经历那一段压抑到差点精神失常的年月里,我甚至怀疑是他从小让我忍让的教育让我失去了抗争的能力。

    许多人说,我和弟弟的性格都遗传了母亲的勤恳和父亲的沉稳。然而历经岁月的沉淀,经历生活中的种种,尽管我依然不明白上世纪90年代的特征,却明白是当时极度的贫穷让母亲变得暴躁,将她对我深深的爱无可奈何地通过这种暴躁的方式传递给我。而父亲的淡然一直持续至今,虽然曾经不被认可却像一种信念坚定地扎根于他的心中,影响着他的子女。而如今,在生活日渐富足、我和弟弟的生活越过越好的日子里,母亲越来越祥和,她和父亲一样,总是提醒我和弟弟要珍惜幸福的生活,要用勤恳的态度和敬畏的心做人做事,要用包容和豁达让日子过得更加顺心。

    青春的血液中奔涌着不安份与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一张南下的火车票不仅将我带到了深圳,也让我远离父母,由一个湖北姑娘变成了安徽媳妇。在未来的日子里,唯愿岁月静好,父母安康。

    bobsport机关  刘利民


  • 上一篇:勤俭好家风,家和万事兴
  • 下一篇:没有了